安省教师罢工影响50万学生!对留学生影响最大!

2017-11-13 Joyce 问吧

安省学院教师为争取工作稳定而进行的罢工已经持续了近一个月,共有近50万学生的课业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停课罢工的影响。一些学生接受CBC采访,讲述了对各自未来计划和学业的危害。

24岁的Zachary Babins有一些心理健康问题,一直以来他应对焦虑和抑郁的办法就是让自己保持忙碌,但是现在学校停课,他想忙也忙不起来了。


Zachary Babins


10月16日起,安省公共部门雇员工会代表12000名学院教职员工发起罢工,安省的24所学院都不同程度停课。

本周预计将有合同投票,工会代表表示此次投票的时机意味着成千上万的学生这个学期基本上不了课了。

Babins在塞内加学院学习公共关系课程,作为受到影响的学生表示“我们很多人都同情、理解老师的选择,也希望他们能够得到更多保障,但是同时,我们作为学生被卷入这次争端,也很无辜。”

这种情绪在学生中普遍存在,他们受到影响的原因不尽相同,有的是在经济上,有的是学期压缩或者延长可能导致课程中断。
 
塞内加学院28岁的Samantha Sokol就读的是为期一年的公共关系和公司沟通课程,她表示教师罢工期间自己的心理健康受到危害。

“未来不确定,很难不抑郁和焦虑,我每天起床都很焦虑,想着还得多久才能回学校上课。”
 

Samira Kassem


她还质疑,在罢工僵持阶段,谁能为学生代言,特别是持签证的留学生,很多人原本今年毕业,要开始找工作。

还有一些人这个学期就将结束学院课程转入大学,其中就包括很多读护士专业过渡课程的学生,他们拿到毕业文凭后要继续攻读学位。

23岁的Whitney Allen和22岁的Samira Kassem都在百年理工学院就读护士课程,2016年9月开始,原本到12月结束,然后继续在瑞尔森大学完成学位。

“我花了钱上课,为什么不能得到相应的服务?”Allen向CBC展示了学校的邮件,内容是提醒学生在11月30日以前交学费。


“这个学期可能就废了,我们也没法去瑞尔森,”Kassem说。

 

Whitney Allen


瑞尔森大学Daphne Cockwell 护理学院的主管Nancy Walton表示,“对修读2018年护理专业合作课程的学生的影响目前无法预期。”
 

退学费的请愿已得到128000个支持者。
 
何时能复课仍然没有消息,一些学生对此非常紧张不安,很多人甚至呼吁退还学费。

罢工开始前,一份请愿已经获得超过128000人的支持,要求按天退还罢工期间取消课程的学费。

“一般两个时长13周的学期平均学费为5000元,算下来每天要给学校40元。”该请愿名为“我们花钱上学”,支持者称全职学生应该每天获得30元的退款,兼职学生每天应退20元。

做为该请愿的支持者,Babins希望学生会能够在罢工结束后推动实现退学费的请求。

安省劳工关系局计划在11月14日至16日举行投票,几天后就会出结果,届时罢工将接近第五周结束。

在此之前,数以万计的学生被置于没人管的境地,被卷入一场自身无法控制的争斗中。

“我们的教育被当做讨价还价的筹码。”



版权所有 © 2015 加国无忧中文网络 51.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