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院里让人羡慕的老夫妻:携手72年,一个94岁一个96岁

2018-09-12 xiaoguniang100 加拿大养老

我在加拿大老人院整整工作九年的亲身经历(26)


这是一个在加拿大老人院工作九年的华人写的亲身经历,它能帮助我们从一个侧面了解加拿大老人院。 




Love Birds-爱情鸟

 

第一次见到老彼得时,那是我上晚班的第三年。那天一去上班,罗斯就告诉我说上午又来了一个新的lady,叫索菲亚,住在C区105房间的一号床,同时还叮嘱我不要去打搅她,因为刚来不习惯,不大高兴,丈夫彼得在照顾她。索菲亚94岁, 彼得96岁。


行, 没问题。这样的事我见的多了,新来的老人很少有人是高高兴兴来的,就像小孩子去托儿所一样,不闹上一阵子是绝不会消停的,我已经习惯了。


 

这天和往常一样,三点半一开始上班就忙的脚朝天。晚上九点半, 大多数的老人都上了床,这时我们也终于可以稍稍松口气了,不用赶鬼了。我想洗洗手然后开始填写护理报告。还没等我走到卫生间,就见有个老头从105房间匆匆走出了, 看见我后立即拉着我的衣服用嘶哑的声音大声的对着我的耳朵嚷嚷开了“My Wife! My wife!” 我回天看着这个老头,心想他一定耳朵背,这么大的声音。我从来没见过这个老人,他中等个头,瘦瘦的,长着两个大招风耳,不知为什么事急的满脸通红。


我说: “亲爱的, 慢慢说, 别着急。”

老头还是一个劲的叫着:“My Wife! My Wife!”

这时罗斯走过来说, 他就是索菲亚的丈夫彼得。然后她问彼得什么事让他这么担心。

 

彼得说 都快十点了,他的Wife – 索菲亚还是不肯睡觉,如果她再不睡觉, 他该回家了,因为他要等到妻子睡了以后才回家。


哦! 原来是这样。我对老彼得说:“别担心,让我来试试看是不是可以帮帮你。”


我跟着老彼得来到105 房间, 这时我看到一个从来没见过的老太太正坐在靠窗户的床上,手上抓着一个助行器。我想这一定就是彼得的Wife 索菲亚了。老太太一看见我们进来就对着彼得叫起来了“Peter, come here。”老头低着头走过去气呼呼的看着老婆什么也不说。


 

我走到老太太面前对她说:“亲爱的索菲亚,你必须上床睡觉了,不然的话我要把彼得赶走了, 而且明天不许他再来了。”


老太太看了我一眼,仍然哼哼叽叽的像个撒娇小孩子。得,老太太不吃我这套。


我看我也做不了什么,只好离开105房间,留下老彼得自己去哄老婆了。


快十一点的时候,老彼得从房间里出来了,对我说Wife 已经睡了,他要回家了。 我把老头一直送到大门口,对他说了声晚安,看着老头驼着背匆匆的消失在黑暗中,黑咕隆冬的我真担心老头摔了。

 

当我回到C区时,看到索菲亚推着她的助行器已经站在走廊的中间四处张望, 嘴里不停的叫着彼得的名字。我心说,坏了,我今天的作业是没时间做了。


我们把索菲亚扶到小起居室坐在我们身边,直到十一点半下班,老太太始终不肯回去睡觉。


从此, 老彼得早上七点钟准时来到老人院,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回家。老人在老人院一呆就是一天,从早到晚照顾着他的 Wife,。他喂她吃饭,带她去厕所,给她洗脸,帮她换衣服甚至换尿布,只要他能做到的他都做。而只有在老婆不听话时,他才会来找我们来告状说“My Wife...”,请求帮助。而实际上如果索菲亚不听他的,那更不会听我们的了。

 

一个星期之后,整个老人院的工作人员都说不行,这样下去老彼得非死在老太太之前不可,呼吁Golden Gate 应该尽快的给他们找一个房间,让老彼得也搬进来住。


很快老人院就给他们腾了个房间, 一人一张单人床,分别放在窗户的两边。他们搬来了他们自己的一些家具,像床头柜,五斗柜,沙发和摇椅,还有一些老照片和画等等,从此俩个老人又住到了一起。

 

一天我来到老人们的房间一边看着墙上的老照片一边就和老彼得聊起来了。老彼得告诉我,他和索菲亚是从小是邻居,青梅竹马了在一起长大。他们有三个儿子,有一个已经去世了,有一个在外省,只有一个儿子在这里。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们任何一个儿子来看望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而我经常看到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来看望他们,起初, 我还以为是他们的儿媳妇呢,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们的邻居。



自从老彼得住到老人院,两个老人总是在一起。无论任何时候,只要彼得不在身边,索菲亚就开始捏着嗓子开始叫起来,“Peter, Come Here,,Peter come here,”。有的时候姑娘们看到彼得,总是喜欢和老头开开玩笑,学着索菲亚的声音对着老头叫一声:“Peter come here”,而老彼得总是不好意思嘿嘿的笑笑。

 

中午休息的时候,索菲亚喜欢睡一会,而老太太总是会脱掉衣服,只剩下一条三角内裤似的尿布,直挺挺的靠着墙躺在床上,然后开始大声的叫起来:“Peter come here ”。每当听到老婆叫他,老彼得也会爬到床上,然后直挺挺的躺在妻子的身边,这时我们会看到,这对在一起生活了半个多世纪的老人手拉着手,默默的躺在那张小小的单人床上,相互感受着对方的存在。

  

这是一幅多么动人的情景呀。每当这个时候,姑娘们总是把门轻轻的关上,然后悄悄的走开。“Oh! That's so sweet!”大家都感叹不已:七十多年的生活,两个老人相互之间依然这样的相亲相爱,真是另人惊奇让人感动。


不久的一天,老人院开了个大Party, 庆祝彼得和索菲亚结婚72周年。


“七十二年的相依为命,真是不容易呀!”所有的人都感慨不已的这样说。从此大家都叫他们 “Love Birds”- 爱情鸟。


版权所有 © 2015 加国无忧中文网络 51.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