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人来多伦多后,在"吃"这件事上,被骗了好多回!

2019-01-08 51.ca 扬州吃货 问吧


我是个江苏扬州人,在小城市里生活了20多年。当我来到多伦多这个洋气的国际大都市时,肯定是需要适应的。今天突然有兴致,想和大家聊一聊,我在多伦多不太适应的有关“吃”的方方面面。



一、对“加拿大鹅”的认识


大家都知道,加拿大鹅是一种很厉害的动物,能飞能跑还能打。走路见到鹅得绕路,开车遇到鹅得等待。


但是,在扬州人眼里,鹅是美味。



大家不要看错,上图里的美味,是“扬州老鹅”,又称盐水鹅,和南京的盐水鸭(下图)完全不一样。



至于鸭肉和鹅肉的味道差距,你们看看“能征善战”的加拿大鹅,再看看水里游的“笨”鸭子就知道了。



当然了,扬州人对待“鹅”是很认真的。从鹅头...



到鹅爪、鹅翅,鹅胗,鹅肝,鹅肠...


在扬州人眼里,鹅肝是家常便饭


再到鹅血,扬州人都是用心卤好的。此处需要吐槽一下的是,加拿大连个鸭血粉丝都见不到(受卫生限制),更别说鹅血了。



而且,鹅毛也是有回收价值的。更厉害的是,为了满足扬州吃货,盐水鹅还有“老鹅”和“新鹅”(年轻的鹅)之分。“新鹅”的肉远远不如“老鹅”好吃,但没办法,扬州吃货等不及了。


因此,在扬州人眼里,鹅的一身或是一生,都早已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所以,不要和扬州人提“加拿大鹅”,扬州人不适应。



二、多伦多“炒饭”


不好意思,没想到在多伦多这样的大城市,都能在各家华人餐馆里看到“扬州炒饭”的身影。不仅是江浙餐馆,就连东北餐馆和粤菜馆,都会在主食一栏里配上“扬州炒饭”。



不好意思,扬州炒饭虽然定义宽泛,宽泛到只要是蛋炒饭就会让人觉得是扬州炒饭,但是,对我这个地道扬州人来说,蛋炒饭里没有佐料“小葱”,那就不是扬州炒饭。


别跟我说这边超市里卖的绿葱,在扬州人眼里,这是“老葱”和“大葱”,不是“小葱”:


老葱


大葱


扬州人说的小葱,是很细的,剁碎后是很香很香的。而且,它的葱香味会在油锅中得到升华,完全碾压“东北大葱”和“老葱”:


小葱


蛋炒饭,也会在这种葱香味中蜕变成“扬州炒饭”。那些虾仁、玉米、火腿等等配料,只是让“扬州炒饭”锦上添花而已,不是必备项。


而很尴尬的是,多伦多不存在“小葱”,所以别跟扬州人提什么“扬州炒饭”,不存在的。


三,多伦多“狮子头”


不明白多伦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贩卖“狮子头”的餐馆,而这些餐馆,卖的都是“多伦多狮子头”。


狮子头是淮扬菜,且只有在扬州才能吃到最正宗的。扬州狮子头不是大家口中的大号肉丸子,做法也不仅仅只有红烧。



首先说狮子头的肉,扬州狮子头,肉质是嫩的。但多伦多狮子头,肉都是老的。因为狮子头在选用肉碎的时候,是需要进行肥瘦配比的,而多伦多这边超市出品的肉末,瘦肉偏得有点太多。


再说肉碎的做法,扬州狮子头,肉碎是用刀切出来的;多伦多狮子头,肉碎是用机器搅出来的。太碎的肉,吃着还有啥意思?肉香味都流失了。为了在肉香味和肉腥味中寻找平衡点,肉碎中肯定是需要配以葱姜碎末的。


最后说做法,扬州狮子头的家常做法是红烧,但最好吃的,还是高级做法“清蒸”,配上蟹黄更好。



四、多伦多“大煮干丝”


首先声明,多伦多目前没有扬州人能看得上的“干丝”。不少江浙餐馆,会用各种豆制品的“丝”来代替,但都不正宗。



如何鉴别呢?很简单,扬州的干丝可以做到入嘴后一抿即化,但多伦多“大煮干丝”,或者叫“鸡火煮干丝”,是做不到的。而且扬州干丝的吃法,不仅仅有大煮,还有烫,可见是有多嫩:


淋上酱油汁的烫干丝


其中,有一种替代“丝”最假,就是下面这种带有纹路的豆制品:


这是“假”干丝


五、多伦多“虾仁”


在扬州菜里,“虾仁”是很常用的配菜,但在多伦多,很少见。




多伦多的虾仁,剥自大虾。而扬州的虾仁,是小虾,个头很小(但不是虾米那种小)。海鲜,湖鲜,河鲜,在扬州人嘴里,是完全不一样的。Size不一样,口感也不一样,鲜度更是不一样,吃过就知道。所以,别和扬州人吃饭的时候点清炒虾仁,扬州人吃不惯。


在此,还得吐槽一句,多伦多的小龙虾,是真的小。




综上,扬州人对待食物,就是这么挑剔,多伦多不存在正宗淮扬菜,不接受反驳,谢谢。




版权所有 © 2015 加国无忧中文网络 51.CA